劍客網

??|??手機版

收藏網站

劍客網,匯聚專業聲音 解析IT潮流

互聯網

首頁 > 互聯網 >

2022,Web3正在成為美國互聯網大廠“拼殺”的新領域

瀏覽:出處:未知2022-07-28 15:22

  似乎人人都在期待著Web3革命的發生。

  在Web3的概念里,未來每位用戶都將是參與經營互聯網環境的*,而不是現在作為平臺產生流量賺取廣告費的工具人。Web3有著利于互聯網”消除權威“的重要特征,甚至有種說法是Web3將是一場公眾對抗巨頭的全面勝利。

  然而隨著互聯網巨頭涌入Web3賽道,新的問題已經出現,Web3究竟能發展成什么樣子?是否又是一場巨頭的游戲?

  海外的激烈競爭

  2022,Web3正在成為美國互聯網大廠“拼殺”的新領域。

  在去年美國決策層達成“必須確保Web 3.0革命發生在美國”的共識后,美國互聯網大廠更是大張旗鼓的向Web3進發。

  互聯網巨頭谷歌已經赤裸的展現出其對Web3的熱情和決心。

  今年5月7日,谷歌云副總裁Amit Zavery在一封郵件中告訴員工,Web3市場已經顯示出巨大的潛力,許多客戶要求我們增加對Web3和加密貨幣相關技術的支持。

  因此,在造價30億美金的總部大樓里,谷歌正式成立了其*個Web3部門,將為區塊鏈開發人員提供后端服務,把目光瞄向了Web3世界的基礎設施。

  谷歌云把Web3熱潮比作10-15年前開源和互聯網的興起,在其官方博客中稱:“區塊鏈和數字資產正在改變世界存儲和傳遞信息以及價值的方式。”

  在云服務商領域,谷歌并不是*個宣布進入Web3的互聯網巨頭,亞馬遜的AWS、微軟的 Azure早先一步,目前已經能夠從Web3中獲利。據虎嗅此前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一家頭部加密交易所每個月需要給亞馬遜支付幾百萬美元,Binance更是天價,一年能給亞馬遜帶來近1億美元的收入。

  社交領域上,推特和Meta兩大社交平臺更是展開了激烈的競爭。

  推特從創立之初就保有去中心化的基因。作為推特創始人之一的Jack Dorsey杰克·多西,是Web3的忠實擁護者。在其任職推特的最后兩年里推出來一系列利好Web3和加密貨幣的措施。

  2020年推出Twitter Space,為大量Web3從業者提供了線上交流的空間;2021年7月在推特發布NFT產品,讓推特的用戶頭像可以顯示為NFT,并被認證;還支持所有加密圈人士都有一個推特賬號,而且每一個加密項目都會在推特注冊賬號,并且在其中發布鏈接......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從物理層面上說,NFT本質上就是一串儲存在區塊鏈上的數據,具有可驗證性、不可篡改性等特征。簡單來說,NFT 就像數字資產的身份證,它能夠指向數字藝術、游戲、域名、門票等任何內容,使其成為可以*擁有、保存、追溯的數字資產。

  然而最終因為盈利無望,2021年多西被迫離開推特后,多西的好友馬斯克計劃超過四百億美金收購Twitter,有意繼續推行多西未能實現的自由民主的Web3版本的網絡言論平臺。然而因為“虛假賬號”問題,這一計劃暫時擱置。

  眼看就要落后于競爭對手的Meta,也開始加快探索NFT和Web3的步伐。2022年6月30日,Meta發言人在推特上表示,已開始在Facebook上為部分美國創作者測試NFT,這些NFT運行在以太坊和Polygon上。很快,它還會增加對Solana和Flow NFT的支持。

  而在此之前(2022年5月),Meta旗下Instagram已經開始向部分用戶開放使用NFT。

  另一邊,電商巨頭eBay、Shopify等也開始探索起NFT和Web3市場。去年eBay宣布允許在平臺上買賣NFT,今年6月eBay已完成對NFT交易平臺KnowsOrigin的收購。Shopify也推出一項銷售NFT商品的服務,賣家可創建并銷售NFT商品。

  而奈飛等視頻巨頭,也在其多個優質影視作品中嘗試NFT的使用,比如《怪奇物語》和《愛、死亡和機器人》。

  在美國,硅谷的人才大量涌入Crypto和Web3,華爾街精英和SEC官員也將Web3作為自己的下一站,幾乎每周都會有消息曝出跳槽案例。此前甚至有消息傳出,谷歌為了留住那些可能被“挖墻角”的員工,專門為其提供額外的股票份額。

  據Venture Intelligence的數據顯示,今年前6個月,Web3領域的融資金額已超10億美元。該領域最活躍的投資者包括Polygon工作室、紅杉、Coinbase、Woodstock、Better Capital、Alpha Wave Global和Tiger Global。

  熱潮吹進國內互聯網

  國外Web3的熱潮正在吹進國內。

  已經沉寂許久的互聯網行業因為Web3的到來而變得沸騰起來。

  在微博上,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Web3的討論中,“Web3到底是啥”“Web3能掀起新互聯網革命嗎”“2022全球最火科技話題Web3”.......這些話題已吸引近千萬人圍觀。

  在即刻關于“Web3研究所”的話題中,有近6萬人在密切注視著Web3領域的一舉一動,這其中不乏一些老互聯網人。如美團聯合創始人王慧文,已將自己在即刻上的簽名改為“正在學習Crypto”,密切關注加密貨幣的動態。

  另外,一些在Web2中失意的互聯網人也在叩擊Web3的大門。

  小紅書上一位目前從事Web3的博主分享了從外企離職加入Web3的經歷。受疫情影響,公司主營業務幾乎完全停擺,她的工作經常性延期,時間長達幾個月,于是動了離職的念頭,而在機緣巧合之下,她轉行進入了現在的區塊鏈行業。“互聯網的人都往Web3走了”,該博主在評論下方補充道。

  有數據統計,2021年我國Web3的投資和職位發布增長均超過400%,形式包含全職、兼職、遠程辦公,其中應聘者超過一半來自互聯網行業,還有不少互聯網人選擇辭職去海外的Web3公司工作。

  國內各大互聯網公司也紛紛開始行動,有的仍在考察Web3,而有些以發行NFT的方式已經開動了。今年5月16日映客宣布正式開啟元宇宙業務的布局,6月14日,映客正式宣布更名為“映宇宙”,此外還官宣了其元宇宙項目Hoot Labs,并在海外發行了NFT——INKEPASSNFT。

  社交公司陌陌近日傳出疑似進入Web3賽道,向NFT開發公司 WanderingLabs 授權IP并推出NFT產品?;ń芬矀鞒隽嗽诤M獍l行NFT的消息。

  實際上國內的互聯網巨頭們一直對區塊鏈和分布式技術非常關注,也各自推出了聯盟鏈項目,NFT是目前國內互聯網巨頭們參與最多、宣傳最廣的和Web3相關的產品。

  早在2021年6月,支付寶聯合敦煌美術研究所在“螞蟻鏈粉絲粒”的支付寶小程序上,全球限量發布了兩款名為“敦煌飛天”和“九色鹿”的NFT皮膚。這被視為國內大廠布局數藏的開始。

  在此之后,互聯網大廠騰訊、字節、百度、京東、B站、小紅書等一擁而上,進入NFT行業。據統計,目前國內已經超過600家NFT平臺。

  值得注意的是,國內數字藏品的概念脫胎于NFT,但和NFT又有本質的區別。最直接的就是數字藏品寄生在聯盟鏈或者私鏈上。

  無論是騰訊PCG內部孵化的國內*的數字藏品平臺幻核,還是阿里巴巴的鯨探,都明確表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轉賣行為。

  去年10月,支付寶小程序“螞蟻粉絲粒”及騰訊旗下NFT發行平臺“幻核”紛紛改名,用數字藏品代替NFT,來避免監管的關注。

  此外,抖音海外版TikTok于2021年就已在Immutable X支持的專用站點放置NFT,旨在規避區塊鏈能源弊端,同時其在去年10月就推出NFT合集TikTokTop Moments。

  騰訊參投的NFT項目,澳大利亞NFT游戲公司Immutable完成2億美元融資。目前,其旗下擁有知名鏈游《Gods Unchained》和《Guild of Guardians》,并同時兼具交易平臺Immutable X。

  今年3月,阿里巴巴早年收購的香港銷量冠軍《南華早報》成立了NFT公司“Artifact Labs”,其將基于Flow區塊鏈鑄造,買家可以對某一歷史事件的特定NFT進行競拍,或者購買一盒選定事件的頭版。

  備受爭議的Web3

  數字藏品一直被被認為是閹割版的NFT,然而隨著騰訊幻核關閉,現在又出現了新的問題。

  騰訊計劃關掉幻核的消息流出后,有媒體直言“國產NFT就是割韭菜”。

  原因是NFT建在公鏈上,實現去中心化。最直接的例子是,即使類似“幻核”的項目方關閉,公鏈上的NFT也能繼續存在、流轉交易。

  國內數藏的情況是,所有的數據基本都掌控在互聯網平臺手中。

  據了解,目前國內數字藏品上的大都是聯盟鏈或私鏈,與海外大部分NFT上公鏈相比,雖然具有便于管理、防范金融化的優勢,但由于聯盟鏈的中心化程度比公鏈高,防篡改能力相對較低,數據安全存在一定隱患,并且無法在不同平臺間流轉交易。

  這就導致像幻核一樣建立在聯盟鏈上的平臺更像是在“賣圖片”,“每張相同的圖片,可以賣一萬張”。而當騰訊關閉幻核業務,用戶手中的數字藏品也再無意義。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國內不支持二級市場交易,但是仍有一些中小平臺鋌而走險,甚至有些借“轉贈”等途徑和消費者進行場外交易,使得數字藏品交易潛藏著更大的風險。

  目前國內已出現諸多“跑路”“圈錢”的案例。如“鏡域數藏”、“TT數藏”、“光藝數藏”等,其中“鏡域數藏”,188元的數字藏品1天賣出了1971份,22天后跑路,創下數藏平臺的最快跑路紀錄。

  前面提到,NFT是目前國內互聯網巨頭們參與最多、宣傳最廣的和Web3相關的產品。然而即便是作為Web落地產品之一的NFT就出現了如此多的問題,而Web3的想象力遠不僅于此,關于Web3的問題和爭議也從未停止。

  當谷歌入局Web3后,人們開始警惕,“去中心化是Web3經濟的關鍵原則,而中心化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可能會破壞它。”

  去年馬斯克等硅谷大佬推特上也對此展開激烈討論,Jack Dorsey認為大量投資機構涌入,最終Web3可能是由資本而非公民所掌握——這與Web3的初心背道而馳。

  馬斯克也發文表示,Web3現在看來更多的是營銷流行語而不是現實。

  Web3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樣子?也許沒人能夠預見,直到Web3真正到來的那一刻。就像在2010年,馬云、馬化騰、李彥宏在同一場會議上分別就云計算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馬化騰認為,云計算可能像阿凡達那樣遙遠;李彥宏認為云計算是新瓶裝舊酒;馬云則稱,“如果阿里不做云計算,將來會死掉”。

  而現在,互聯網巨頭們都將云計算放到“*增長曲線”的重要戰略上。

  隨著互聯網巨頭對Web3的不斷探索,Web3也許離我們越來越近,誰知道呢?

相關文章

最新新聞

網警備案
tobu8在线观看下载_最近中文字幕电影免费MV_老司机带带我懂得视频二版_野花视频高清免费中文6